第50章 可她连娘家都没有,是个孤女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白笙忘了那天是怎么出去的。

只依稀记得,她浑浑噩噩走在大街上,有个五六岁的女童跑过来,仰起小脸,脆生生地问,“姐姐,你怎么哭了啊?”

白笙抬手一摸,这才发现自己满脸泪痕。

她心好疼,但还是笑了笑,“姐姐没事。”

女童把手伸进口袋,摸出一根棒棒糖,踮起脚,塞到她手里,露出两颗小虎牙,“姐姐不哭,姐姐吃糖。”

陆雪容坐在车里,透过玻璃远远望着这一幕。

等白笙身影消失在人流中,她重新下车,又回到了咖啡厅。

顾泽翘着二郎腿,玩世不恭,“陆小姐这招杀人诛心,真够狠的。”

桌上换了杯新的卡布奇诺。

陆雪容瞥他一眼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Y国做得多绝?”

顾泽不在乎,“白笙这人挺傲的,她要是气得寻短见了,我找谁玩去。”

陆雪容端起咖啡,双眸漆黑,寒芒毕露,“谁叫她挡了我的路。”

卫生间里,白笙用消毒纸巾,不停擦拭耳垂,顾泽碰过的地方。

只要想到那个场景,她便泛起一阵恶心。

一张又一张纸巾被扔进垃圾桶,渐渐染了血。

白笙耳垂整个红肿起来,擦的那块已经破皮了,她却像没有痛觉一样,机械地重复同一个动作。

佣人打扫完二楼,发现她进去一个小时了,担心地敲了下门,“白小姐,你还好吗?”

白笙停下,撑着洗脸池的台面,胸膛剧烈起伏,声音有点弱,“没事,我马上出去。”

她用冷水洗了脸,尽量让自己的状态看上去没那么差。

即便如此,佣人看到她出来,还是吓了一跳,“白小姐,你的耳朵……怎么弄成这样了?”

进去前还是好好的。

白笙摸了下,“没事,发炎了,有点痒。”

佣人放下抹布,转身道:“我去给您拿药。”

“不用,我涂过药了。”白笙把她叫回来,停顿两秒,问,“沈晏礼呢?他在家吗?”

佣人道:“先生在楼上。”

书房的门半掩着,没有关严实。

白笙深呼吸,头脑混沌,丢了魂儿一样,每一步都走得很慢。

楼梯口到书房,不远的距离,她却好像走过了一个世纪,那么漫长,那么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: 天道老爷赏饭吃:姐弟勇闯修真界 我养大的我来宠 踹掉凤凰男,我转身嫁首富! 谁说修仙不能谈恋爱 玄门太子恋爱脑,病弱美人在线逃 我只是个外卖员 修仙咸鱼自救指南 缘起邂逅 重生知青,恋爱脑觉醒了 末日带着家人做任务 弱气魔王的病娇勇者养成物语 穿书六零:炮灰女配的觉醒 满级重生杀疯:禁欲小叔为她破戒 穿书不可怕,反派归我啦 救命啊!!笙姐又再搞事情! 神明寂灭 灵风簌簌 沉溺深渊! 极致宠溺:乖,你有我 后院的秘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