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:客与b子(1)(初夜手活+) (第1/4页)

加入书签

裘叙再醒来的时候,已不知身在何处,所处何地,此为何时。

他跌跌撞撞爬下来,受迷药影响,浑身筋骨都是酥的。腹中却有一股火隐隐燃烧,烧得他口干舌燥。

室内没有烛火,他摸索着来到了桌角,平白撞了个趔趄,才摸到了冰凉的水壶。那水甜滋滋的,竟跟甘泉一般。只是解不了他的渴。

那把火渐渐烧了上来,他的丹田热得仿佛快要爆裂,情欲囫囵包裹上来,将他撕扯得死去活来。迷迷糊糊摸到个东西,就见是一重纱幔。那纱幔冰凉如水,被他不管不顾抱在怀里。却起不到丝毫疗效。

裘叙模模糊糊,伸手触摸纱幔后面的物事,就见是一扇门。门后隐隐约约有两个人的低语声。

“别这样……”

“小美人,我等了你一天一夜,总算是把你这小妖精盼来了!”

“大爷!”

裘叙推开门,就见外头是一间大殿。屋子里铺着不知多少床寝,都用纱幔简单阻隔。说来也怪,那纱幔虽然轻薄,却极能隔音。

一名大约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领着个三品官员服饰的男人,半推半就进了离他最近的“营帐”。裘叙看了一眼,为这情景震撼不已,那少年却像是习惯了般,眼神中透着一种驾轻就熟的漠然。

不多时,两个人影团团抱着,在那纱幔后面的床褥上行起不轨之事。

还有些男男女女,席地抱着,也不管旁边自有床铺空着,在那胡天胡地,不堪入目——

令裘叙丹田中那把火,直烧到了无可名状的位置。

裘叙跌跌撞撞穿过大殿,好几次险些抑制不住,想要随意挑拣几个俊男美女来泻火。然而他速来洁身自好,此时虽浴火上头,一条线却死死悬在心尖。

不可有辱皇命……

这定是设下的陷阱……

——有谁会用这酒池肉林,用这么多鲜活的肉体,来向他这个无家可归的废人献祭?

裘叙的心里骤然浮起一个名字,顿时如同兜头泼了一杯昆仑雪水,任是再多的旖念,都被活活压了下去。

他不会忘记他的身份。

前朝余孽,先皇幼子。改朝换代之后,他漂泊江湖,逃过一劫。不成想,还是在某次清洗行动中,被那该死的谢栖迟揪住,送到御前。所幸皇帝不愿多行杀业,只是百般折辱他,又将他发配到这不得见人之处——

可是谢栖迟!

那个人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当家教被学生懆了 终有一日你会朝我走近 【all琴酒】银发大猫也会喝gin吗 精神病也会谈恋爱 惩罚女囚犯 (高H,SM) 救赎与爱 养猫传奇 《短篇奇幻故事集》 英雄战队 归处 性幻想日记 质子重生 善怜封神记 越王(百合双a) 老实人为了女儿什么都可以干 【剑三·王遗风×谢渊】且拭此长锋 纯欲少妇幸子の复仇 蔷薇焰落(1V2) 他妈的大名鼎鼎的V【英美】 【BSDM】豢养手册